曹靖华俄罗斯学系列讲座 (之九)——俄罗斯现代文化的参与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日期:2014-10-24来源:本站
      2014年10月24日,俄罗斯著名学者、陀思妥耶夫斯基研究专家、索尔仁尼琴传记撰写者柳德米拉•伊凡诺夫娜•萨拉斯金娜教授为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俄罗斯语言文学系师生作了题为“俄罗斯现代文化的参与者——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主题讲座。

\

      萨拉斯金娜教授认为,作家的任务是“观察”、“储存”和“记录”,她将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索尔仁尼琴的相近身世进行对比,以陀翁创作的《死屋手记》为例,说明陀翁很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陀翁曾经因参加“反动组织”而被捕入狱,并且被流放,甚至曾经差点被处以死刑,但这一特殊的悲惨经历,客观上为陀翁提供了创作《死屋手记》难得的素材。萨拉斯金娜教授认为,正是因为敏锐的观察和记录,陀翁才得以完成这部惊世之作。
      接着,萨拉斯金娜分别对陀翁的《罪与罚》、《白痴》、《群魔》、《少年》、《卡拉马佐夫兄弟》五部长篇小说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解析,在讲解《罪与罚》时,萨拉斯金娜教授提到彼得堡的拉斯科柯尔尼科夫的阁楼,它现今成为著名景点,每年很多游客前往参观,有的游客还会在这里发表自己的看法。
      在介绍这五部作品时,萨拉斯金娜教授着重强调陀翁作品对未来的预见性。她指出,作家写作《罪与罚》之后,俄国恰巧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在陀翁写《少年》时,俄罗斯年轻人鲜有如此追逐金钱,而过了百余年后的现今,许多俄罗斯青年与《少年》中的主人公一样,成天想着如何成为当今的亿万富翁罗特希尔德。
      萨拉斯金娜教授独具慧眼地指出了一些可能存在的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误读。如《罪与罚》中,拉斯柯尔尼科夫不仅杀死了放高利贷的老太婆(教授提示:这个老太婆也曾做过善事)、而且杀死了有身孕的丽扎维塔(也就是另外两条无辜的生命),并且因为他的超人思想,完全无视后两者的生命,竟没有再想起过此事。众所周知的《白痴》中关于刑场的描述是作家藉梅什金之口对自己的亲身经历的回忆,但是小说中提到的有关“美拯救世界”那句话却是并非为作家所证实的命题,这个命题只是被提出来,而且小说的结局恰恰是对这个命题的某种否定。与以往学生提问不同,这次讲座期间,萨拉斯金娜教授主动对在场的学生发起提问,与学生的互动使得讲座显得更加生动活泼。讲座最后,萨拉斯金娜教授向在场师生表达了诚挚的感谢和美好的祝福。 文/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