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语学院赵振江教授译作《太阳是唯一的种子》诗集举办中文版首发式
日期:2017-7-4来源:本站
    2017628日,为纪念智利诗人贡萨洛•罗哈斯百年诞辰,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赵振江教授的译作《太阳是唯一的种子——贡萨洛·罗哈斯诗选》在智利驻华使馆举办中文版首发式,活动由智利驻华大使馆、商务印书馆联合主办,智利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埃德蒙多•布斯托先生主持。贡萨洛•罗哈斯的孙女卡塔丽娜•罗哈斯、拉美多国驻华使节、商务印书馆、西语文学界代表及媒体朋友出席了首发式。

\

埃德蒙多•布斯托先生主持首发式

    智驻华大使贺乔治在致辞中介绍了罗哈斯的生平以及他与中国的不解之缘:贡萨洛•罗哈斯是智利著名诗人,曾获“智利国家文学奖”、“阿根廷何塞•埃尔南德斯诗歌奖”、“墨西哥奥克塔维奥•帕斯诗歌奖”、“西班牙塞万提斯文学奖”等诸多奖项。罗哈斯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他曾于1959年和1965年两次访华,还曾任智利驻华使馆的首任文化参赞。今年是罗哈斯的百年诞辰,《太阳是唯一的种子》诗集中文版的问世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

贺乔治先生致辞

    罗哈斯的孙女卡塔丽娜•罗哈斯专程从智利赶来参加推介活动,她代表全家对智驻华使馆、赵振江教授和出版社表示了感谢,并回忆了罗哈斯同中国友好关系的渊源。

\

卡塔丽娜•罗哈斯女士发言


    赵振江教授介绍了翻译该诗集的体会和感言。他表示,在1965年罗哈斯率智文化代表团访华时,自己曾有幸听过他的讲座,留下深刻印象,所以当智利驻华使馆和商务印书馆找他翻译这本诗集时,他欣然接受。然而在翻译过程中,赵振江教授感觉到罗哈斯的诗集是一块“难肯的骨头”,诗人受法国超现实主义影响较深,有明显“自动写作”的痕迹,意象奇特,用词怪诞,译者的理解很难到位。同样作为一名诗人,赵振江教授对翻译有更高的要求,即“以诗译诗”。他认为翻译诗歌,不能像翻译小说那样逐字逐句翻译,而要让翻译出来的文字也成为“诗”。在他的努力下,贡萨洛•罗哈斯的作品才能不那么令人费解地走进中国读者的视野。译过之后,赵振江教授坦言:既如释重负,又意犹未尽,更觉得这位诗人的作品有境界,有情趣,有味道,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更全面地介绍。

\

赵振江教授发言

    贡萨洛•罗哈斯1916年生于智利,拉美文学爆炸运动的推动者,也是继巴勃罗聂鲁达之后拉丁美洲又一位杰出的诗人,其主要诗作有《人类的苦难》《抗拒死亡》《黑暗》《诗五十首》《领悟及其他》《天空集》《疯狂的爱情》等。本次赵振江教授的译作《太阳是唯一的种子》是贡萨洛罗哈斯的首部中译本诗集,它将作为又一重要篇章载入中智文化交流的史册,为中智两国人民的文化交流和文化繁荣做出重大贡献。

\
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