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一生相遇,不负归期——宁琦院长在外国语学院2018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尊敬的各位老师、家长朋友,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上午好!


    7月的燕园进入一年中最热烈的时节。不仅仅因有连日滞留的暑热和灼人耀目的阳光,还因有最热切的憧憬与向往、最炽热的告白与不舍、最深沉的眷恋与感激。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一切热烈都已酝酿攀升至最高点。在此,请允许我代表外国语学院全体师生员工对即将毕业的你们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对言传身教的师长、殷殷期盼的父母家人致以最衷心的感谢和最诚挚的问候!
 

    毕业使人五味杂陈,燕园四季草木、外院点滴故事早已幻化为成长的意象。在这里,你们发出了第一个大舌音,尝试写出第一篇学术论文,流过挫败与幸福的泪水,见过包括凌晨在内的任意时刻的北大。在这里,你们唱响《西域之歌》,“一二•九”的桂冠当仁不让;开展志愿服务,在奥运会、G20峰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你们成为青春中国的亮丽名片。在你们之中,有学术达人、社团大牛,有学工能手、技术大咖,有文艺青年、校园歌手…… 老师无比感念这方天地、这段光阴,对你们持续不辍的雕刻与塑造;无限欣赏可爱、可信、可为的你们,在成百上千平凡无奇的日日夜夜水滴石穿。


    契诃夫曾经说过:“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丽的:面貌、衣裳、心灵、思想。”有人戏称“大学是绝佳的美容院”,我亦笑言过“外院是绝佳中的绝佳”。燕园的求学生涯赋予大家以本领、以思想、以胸怀、以担当、以尊严,比起样貌的美化,这所园子的气质和精华已溶入我们的血液,内化于心,外化于形。今日的你们,笑容明朗而生动,眼神从容而坚定,身姿挺拔而矫健,无处不透露着成熟与自信。这让我不禁回想起多年前的那个九月,在邱德拔体育馆前的空地上,背着行囊、满怀憧憬、激动不安的那群少年。在座的各位老师和我一样,见证了你们的青春芳华、目睹了你们的青涩勇敢,并在你们的成长中燃烧着我们自己、升华着我们的生命价值。


    在此,我要郑重地感谢你们,感谢你们用自己的青春故事不仅刷新和续写了外院甚至北大的历史,而且成就了我们作为师者的精彩人生。相信在未来某一天,当大家经意或不经意间把思绪投向今天的自己,纵使发过的音、嚼过的字、读过的书、吃过的苦和那少年心事都已模糊,这燕园情,千千结,依然还会萦绕在心头。


    转身之后便是离别,多少还是会让人觉得猝不及防。我要认真地与你们道别,认真地表达我的祝福和期望。


    如何对待“北大人”的身份,如何在北大之外看“北大”,这是我最近常常在想的问题。北大之所以为北大,北大人之所以是北大人,就是因为始终坚守理想、不改初心,始终身体力行、勇于担当。很多时候,我们是在离开之后才明白曾经停留的意义,成为真正的“北大人”是从迈出北大之门才开始的。


    “北大人”的身份是神圣而沉重的,“外院人”的身份则更为具象,学贯中西的视野,汇通古今的格局,心怀天下的责任,持身中正的定力,脚踏实地的作为,应该是“外院人”品质的标配。身处燕园时它可能会带给你些许骄傲和荣耀,但在涉足社会之后,有时却可能使你如芒刺在背。你虽无意强求周遭的仰望,甚至刻意地保持某种低调,然而有意无意,他人会将你视作心中的高地。很多人对北大的想象,是在你的身上来求证的,此刻你就是北大。而北大从来不是一所单纯的大学,她负载着太多的期望,被符号化、甚至是被神化,成为我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纵使能力超群,成果卓著,都不构成受到礼遇的理由;然而安于一隅,随波逐流,也难成为自我放逐的借口。


    所以,我们要比别人更努力、比别人更踏实、比别人更有担当,比别人更懂得尊重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怀敬畏之心,使行有所止;经世事冷暖,葆内心澄明,洪流之中不裹挟,喧哗声中不惶惑,权威当前不盲从,坚持活出最好的自己。正如罗曼•罗兰所言,“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如何看待和回报北大?很多校友前辈曾经说过,离开北大的人比北大里面的人更爱北大,偶尔他们会对北大在情感上迟滞的回应感到伤心,他们关心北大的发展,为北大成就而喜,为北大之伤而忧,一切源于对北大深切的爱。我想这对留在园子里的我们是莫大的压力也是鞭策。请相信,园子内外的你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爱北大、爱外院,尽管我们离大家、离社会对我们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在园子里的每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守护着北大,尽最大的努力建设着北大,尽最大的努力去塑造北大应有的模样。我们需要大家精神上的支持甚于物质上的支援,我们渴望在北大和学院发展建设最关键的时候得到大家的关心、理解和包容,同心同德、同向同行,建设我们共有的精神家园。


    我们生逢一个大时代,“勤学、修德、明辨、笃实”是我们青春的座右铭,“世界在我脚下、祖国在我心中”是外院人共同持守的信念。离开北大只能让你的心离她更近,曾经她只是你读书求知的地方,今后却是你魂牵梦萦的灵魂寓所。所以我深信,你们一定会善待“北大人”“外院人”这个身份符号,继续用自己踏实的努力和深沉的热爱为它赢得更多的尊敬,让它焕发出更耀眼的光彩。


    每到毕业季,我都会想起《麦田守望者》中的一句话,“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谈任何事情。你只要一谈起,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来。”我想套用一下这句话,“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谈起燕园旧事。你只要一谈起,就会想念起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个瞬间、每一个人。”我见过无数耄耋银发的学长,重聚于外文楼前的海棠树下,岁月在他们的脸颊留下痕迹,却遮不住他们澄澈目光中的纯净和赤诚,那就是未来的你们。


    一生相遇,不负归期。这校园是永远的,这外院是你们永恒的家。


    谢谢!